自由基

这糖甜到掉牙了

苏涉:

国庆快乐

暴风可爱啊啊啊啊

Alex:

颜天:

只擅长画可爱美好的东西。


你说蓝湛去哪了?


问他。→ @苏涉 

糊蛋蛋:

正好看见有人写猫咪收集的梗
尝试儿童画
嗯( ’ - ’ * )
别说还挺好玩
要是有人能做个玩玩就好了_(:з」∠)_
暗戳戳

一团雾气,什么也看不见。
眼前却突然隐隐现出那朝思暮念之人的轮廓,一袭黑影,夹杂着一团酒茗的氤氲醅香。
像是回眸望了一眼,疾行的步履似是顿了顿,下一秒却又快步远去,雾气中的轮廓渐渐消散。
这才回过神,伸出手似是想抓住那抹身影,却只有一片虚无,反倒搅得那白雾愈发浓稠。“魏婴……魏婴……”他一遍遍轻念着梦中人的名字,回应他的回应他的却只有那分不清是到底眼前还是眼中的雾气和散尽的酒香。
十三年,梦中那人的名字和关于他的一切早已深入骨髓,夜夜入梦,却又把他看不分明。
“君在否……”每每梦中惊醒,只能扶额轻叹。
他喉咙一紧,低磁的嗓音染上一丝梗塞,“在何方……”,他翻开足边一块松动的木板,一股酒香狂袭而来,就像梦中潇洒那人,恣意地把自己的心夺去。“可归乎……”浓烈酒香早已喧嚣静室之上,将那淡淡麝香堪堪压下。
“君若归,便允君在云深不知处饮一坛天子笑……”一片寂静,俱无应答。
他摇摇头,十三年,那人若在,早已寻酒香而来,可是……
他不敢再想,俯下身子将那木板轻缓阖上,想将那酒香一一收起,就像收起自己那心事。酒香渐淡,他低眸,努力从地上撑起,却有一股更浓烈醉心的酒香袭来,他蹙眉,似是再思虑酒香何来,却又一股眩晕袭来。
待稍稍清醒,他才发现自己正在静室榻上悠悠转醒。适应了一会透进窗棂的春日阳光,微微一转脸,方才梦中那醉人酒香又扑面而来,而这次的香味更加真实。“唔……”身边的被褥动了动,悠悠冒出一颗小猫似的乖觉的头,桃色的眼睫却仍闭着。他这才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怔了怔,下一秒的眼角却染上一丝晴空映雪般的笑意,宽大的手掌轻抚上身边人柔顺的发梢,真实的触感从掌心传来,他突然觉得这像是一场更离奇的梦。
十三年,终换来与君厮守余生。
足矣。